揭阳房产网

揭阳房产网

揭阳房产网是揭阳专业的房地产门户网,为您提供全面的揭阳房地产、揭阳楼市、揭阳房价、揭阳楼盘、揭阳二手房、揭阳租房....等实时信息。揭阳房产网致力于打造成为揭阳有影响力的房产信息网。

菜单导航
揭阳房产网 > 房产投资 > 正文

千亿美元投资“毒性”凸显,软银效应的毁灭与混乱

作者: 揭阳房产网 更新时间: 2019年11月18日 06:50:58 游览量: 75

简述:

千亿美元投资“毒性”凸显,软银效应的毁灭与混乱-股票频道-和讯网

  软银将大量资金投入到使用大量承包商的初创企业,这使世界各地的司机、酒店经营者和房产经纪人的生活风波不断。

  Sunil Solankey是一名退役的印度陆军上尉,五年来,他一直在新德里郊区经营着一家有20个房间的Four Sight Hotel。虽然生意很稳定,但为了赚更多钱,他渴望酒店能够吸引有钱的商务旅行者。

  去年,一家名为Oyo的酒店初创公司告诉Solankey,它将把Four Sight Hotel转变成面向企业客户的旗舰酒店。无论这些房间是否被预订,该公司每月都会支付相应的款项,只要他将酒店改为Oyo的品牌,并通过其网站独家出售这些房间。

  在Oyo的要求下,Solankey花了60万卢比(合计8400美元)重新装点酒店的家具并添置了新的床单。但是企业客户并没有出现,Oyo也停止了付款。现在,Solankey正处于危险的境地。

  Solankey是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和小型企业中的一员,他们正与由史上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资助的初创公司合作,这是由日本企业软银设立的价值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。这只基金是过去十年间席卷全球的资金洪流的一部分,当这些初创企业违背承诺时,人们的生活也因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2016年,软银的首席执行官孙正义推出愿景基金时,被誉为“造王者”。孙正义利用现金储备,向全球各地的初创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,其中很多公司都有雇佣承包商为其提供服务的商业模式。最重要的是,他敦促这些初创企业尽快发展。

千亿美元投资“毒性”凸显,软银效应的毁灭与混乱

  许多初创公司利用软银的资金来提供激励和其他报酬,以最快的速度吸引尽可能多的员工。但当这些公司未能盈利,软银改变了发展方向时,它们往往会大幅削减报酬,或者直接违背当初的承诺。

  如今,像Solankey这样的承包商就沦为了替罪羊。由于无力反击,他们中的许多人在经济上和生活上都遭受了重创。

  外媒查阅了合同和公司内部文件,并采访了50多名员工,他们都是来自软银资助的初创公司,比如Oyo、快递公司Rappi,以及位于芝加哥、新德里、北京和哥伦比亚波哥大等地的房地产经纪公司Compass。采访后发现,全世界都出现了一种重复的模式:显而易见的现代版“诱售法”。

  国际劳工组织的研究人员Uma Rani说:“这些初创企业试图吸引工人进入圈套。当承包商完全投入合作项目并且高度依赖它们时,这些初创企业就会毫不留情地终止合作。这是我们系统所发现的情况。”

  软银的愿景基金是一种更广泛现象的象征,这种现象被称为“资本化过度”——本质上是指现金过多。根据CB Insights的数据,去年风险基金以超过2070亿美元的资金涌入了初创公司,这个数值几乎是2000年互联网泡沫顶峰时期全球投资额的两倍。

  资金充裕的企业家们在经营中缺乏监督,就很少考虑利润。一直以来,软银和其他投资者对这些初创企业的估值过高,导致整个体系过热,充斥着很多发展不良的企业。当这些公司试图通过上市套现时,其中有些就遇到了瓶颈。

  在软银最大的两项投资WeWork和Uber内部,其中一些问题已经人尽皆知。打车服务公司Uber的IPO表现平平,上周公布亏损已达12亿美元。办公租赁公司WeWork最近罢免了其首席执行官,并接受了软银的一项纾困计划,原因是该公司的估值遭到了削减。上周,软银的报告称,对WeWork的投资造成了其46亿美元的损失。

  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Len Sherman表示:“自从软银开始大量注资以来,它们完全使全球初创企业偏离了重点。”

  事实上,软银支持各行各业的公司。愿景基金的88项投资包括韩国首尔的电子商务公司Coupang,以及旧金山的通讯公司Slack。软银绝不是一家仅投资于依赖承包商的初创企业的公司。

  但没有哪家公司像软银一样对这些公司进行了如此广泛的投资。愿景基金的规模几乎是第二大风险基金的10倍,其投资组合中就有16种。其中几笔是它最大的投资。

  雇佣承包商的模式,定义了过去十年的创企投资。虽然创造了很多工作机会,但使那些依赖初创公司的承包商们动荡不安。

  在纽约、波哥大、孟买以及其他地区,针对由软银资助的初创企业的抗议活动已经爆发,许多抗议活动被拍成视频,并上传到YouTube上。在其中一些视频中,工人们在喊口号或破坏财产,观看量已达到数千次。所有人都对此表示很沮丧。

  软银愿景基金的执行合伙人Jeff Housenbold表示:“这是一个重要而复杂的问题,早在愿景基金成立之前就已经存在,并影响着那些我们没有同样大力支持的公司。”

  对于像Solankey这样的承包商来说,这简直令人不安。“我陷入了困境,”他说。

  全球软银

  在2015年的一次投资者电话会议中,孙正义表示,他正在启动软银的第二阶段,称其为“全球软银”。